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報告文學《幸福的革命》:熱忱的回望
來源:文藝報 | 蔡凝香  2020年11月25日10:45

在習近平總書記“垃圾分類就是新時尚”的倡導下,垃圾分類工作在全國轟轟烈烈開展起來,而廈門作為46個生活垃圾分類工作試點城市之一,取得了歷次考評均名列第一的佳績。在這過程中,廈門以高度的行動自覺積極推進垃圾分類工作,率先構建了一套行之有效、科學合理的管理機制,並創新探索出一批成果經驗。在當下全國垃圾分類工作如火如荼開展的大背景下,這部全面反映廈門垃圾分類工作的長篇報告文學《幸福的革命》的面世可謂恰逢其時——總結梳理廈門垃圾分類工作經驗方法、分享傳輸可供複製借鑑的廈門模式,推動我國垃圾分類工作不斷深入、助力實現綠色美好生活。

垃圾分類工作與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要從根本上改變甚至扭轉長期以來形成的社會習慣,不亞於一場颶風般的浩大革命,故而垃圾分類工作有着其他一般性工作所不可比擬的複雜性和持久性。而這,也決定了對垃圾分類工作進行準確、明晰的階段性敍述有多麼不易——既不能流於對總體工作表面性的慷慨陳詞,也不能有對細節絲毫含混不清的敍寫不明。選擇一個前所未有被涉獵的題材領域,對記錄者而言是難題考驗,更是挑戰。本書的兩位作者滿懷熱忱,歷時10個月深入街道、社區、農村、廠區等基層一線,耐心細緻採訪了300多人次,形成厚達200多萬字的採訪筆記,並以誠懇、精細的筆觸,生動、立體的描摹,將凝結了大量垃圾分類工作實踐智慧的廈門經驗濃縮於本書中。書中論及方法、機制、亮點、對象……闡述之全面、完整自不必説,除此之外,還有幾點感受與讀者共享。

坦然的真實性。當然,真實性本就是報告文學的第一要義,這種因體裁而具備的原有姿態一般來説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可為什麼説坦然呢?作者在創作過程中,對於非虛構性場景、細節的還原度,全在於大方抑或扭捏的取捨把控之中。一個並非關鍵性的細節存在與否,倒反而能感受到不同作品之間有所區別的情緒和温度。書中有這樣一個細節:有些居民在一開始覺得政府統一分發的垃圾袋質量極好,因此不用來裝垃圾,反而用於食物包裝放進冰箱。讀到此處不禁莞爾,一本嚴肅的報告文學中間,陡然就萌生了幾分帶有生活意趣的可愛。作者並沒有把這個看似作用不甚大的描寫棄去,而是毫無保留地分享。書中,還能在若干不經意的角落發現這樣的坦然可愛。

細膩的文學性。很多讀者會認為報告文學具備文學性是一件勉為其難的事情,它大都是冷靜、客觀、理智的,唯獨和温暖的文學性好像天然存在隔閡。其實不然,就以此書為例,書中採寫了數十位人物,包括各級領導、社區書記、企業人員、學校師生、督導員等,羣像性的寫法是有風險的,一不留神就容易顯得雜亂且雁過無痕。但作者在創作過程中,精心裁度,對保留下來的採訪人物描摹賦予人文的温情,儘管個體描繪篇幅並不多,但各自形象都生動立體、各具特點。除此之外,因垃圾分類工作開展過程實在曲折跌宕,作者在進行一些情節性敍述時用心排篇佈局,使讀者感受到了如同小説情節般引人入勝的酣暢。如分類回收後的有害垃圾究竟如何處理?處理的主體如何明確?法律責任如何劃分歸屬?申報環節設立緣何處處碰壁?一系列問題從發現,到主動出擊敢闖敢試,直至最終開全國之先河成功化解……環環相扣、層層推進,讓我在閲讀時有了些許迫不及待欲知後續的激動。

紮實的專業性。一部全景式反映領域工作的報告文學,除了體現成果,更深層的意義在於總結、分享工作經驗,而且這種經驗的陳述最好便是清楚明瞭,能夠拿來即用的,而這,便要求作者在創作過程中必須不是專業卻勝似專業,容不得丁點含糊。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如果不能以強有力的專業度為那些想要獲取實踐中問題答案的同行們提供指導幫助,那麼這部報告文學的價值可以説就大打折扣了。本書中,一開篇作者便開門見山地列出了核心“五全工作法”,以及後記中的“七個相結合工作法”,從全局性、宏觀性的角度概括展示了廈門垃圾分類工作要點。更難能可貴的是,一些極易在經驗分享中被忽視的盲點,也被作者在後文中一絲不苟地一一提及。這些細節往往是靠經驗老手在實踐中一步步試驗摸索出的創意舉措,大多未必會被列入一本文學作品的正文裏,但在實際工作中又往往會產生困擾。比如:垃圾焚燒工藝流程中垃圾送入焚燒鍋爐內含水率過高或垃圾熱值過低該怎麼處理、垃圾填埋時滲濾液處理以及臭氣消除收集等,兩位作者以嚴謹的態度使每一個工作環節都紮實呈現於讀者眼前,文學性竟與實踐性有了奇蹟般的融合。

深刻的思辨性。報告文學常有“行走的文學”之説,因為在創作過程中,往往要求作者必須下苦功夫進行大量走訪調查、實地勘察。也正因為如此,本書兩位作者做了大量前期準備、資料查閲、訪談調研工作。基於此,謹慎得出對垃圾分類工作的評價與觀察。更大膽提出對廈門未來如何規劃垃圾分類工作的思考,也在後記中指出了目前還存在的問題不足,使文學書寫與現實價值相統一。兩位作者為廈門垃圾分類工作的提質升級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答案,顯示出報告文學獨特、珍貴的思辨價值。

垃圾分類工作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這件“關鍵小事、民生大事”還需要我們共同長久的努力。兩位作者熱忱的回望,以這樣一本下了笨拙苦功夫的報告文學,讓讀者從躍然於前的紀錄片式畫面中,既欣喜地看到廈門垃圾分類工作從緣起到進行時所取得的豐碩成果,也一定有所思悟——這場關乎全人類的幸福革命,我們依然任重道遠,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