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秋雨醉北湖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鄒安音  2020年11月25日06:39

一場不期而至的秋雨,灑向嘉陵江邊的南充城,染綠了城中那一池秋水——北湖。

一圈鏤空的鐵柵欄,一面灰牆青瓦的廊檐,合圍成北湖的骨脈,如龍蛇般遊走在南充城的中心。據《南充市北湖公園志》載:北湖在漢代叫“魚池”,明代被稱為“北湖”,民國又改稱為“蓮池”。新中國成立後,北湖公園歷經了五次興建,始成南充市中心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已然金秋,淺水岸的睡蓮婷婷嫋嫋,含苞待放。那紫色的花尖兒被瑩潔的雨珠兒包裹,微風細雨中,透出徹骨的冰潔與格調。沐雨湖畔,一爿青石遙對,“半廊花院月,一帽柳橋風”;亭前所掛的這副對聯,出自南宋大詩人陸游之手。想當年他隻身前往漢中赴任,途經果州(南充別稱)時寫下這一首詞,心中是何等的孤寂和蒼涼,而報國的心境又是何等的豪邁和雄壯。半亭外,一叢芭蕉綠,一橋是相思,似乎一轉身,就可以與他撞個滿懷。

一如嘉陵江奔騰不息的江水,果州詩書傳家國,最是嘉湖書院韻致深。一面是寫着孝悌忠義的畫廊,一面是雕有梅蘭竹菊的窗櫺,推開嘉湖書院的大門,就彷彿走進了北湖的心臟。一張畫紙,一頁書籤……南充的歷史和現實彷彿於此交融。而那些塵埃落盡的石刻雕塑之美,也似乎被綿綿秋雨所滌盪,發出燦爛的光芒。

這四尊雕像此前為整座浮雕,位於公園入口處,後整體遷移到嘉湖書院前。他們分別是南充父子宰相陳以勤、陳於陛,史書雙絕黃輝以及嘉靖八才子之一任翰。“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英雄,問樓外青山,山外白雲,何處是秦宮漢闕;小院春來燕,喚起一簾風月,看溪邊綠樹,樹邊紅雨,此中有舜日堯天。”書院外的這副長聯,袒露着南充的心跡。

褪去歲月的滄桑,今天的北湖公園卓然而立。綠洲和浮翠島兩兩相依,鳥島獨在湖中,三個小島相望相守,平添了一份超然灑脱的氣質。

佇立綠洲島上眺望:園子裏草坪一片接着一片,綠意盎然;金盞菊一朵連着一朵,花開正豔;而玫瑰花正露出嬌羞的神色,在湖岸邊躑躅徘徊。岸邊,桂花樹正把最後一縷馨香留給大地;苔草也長出了嫩嫩的芽尖,彷彿在向秋天吶喊;而湖裏,那些游來游去的魚兒,似乎總想着要浮出水面,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秋雨入湖,水質清澈,倒映着遠山近水,也映照着城市的過往和曾經。它曾經是一片荒地、一片水田,又或者是一個池塘……而現在,水草在淺灘綠油油地招搖,充滿着詩情畫意,儲蓄着人們無限的想象和願望:多麼想要撐一根長篙,向湖水更深處漫溯!

湖中的鳥島在保留原始生態的基礎上,增加了些花木,這裏應該是鳥兒們的天堂。西華師範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胡杰通過十多年的跟蹤觀察發現:每年入冬前後,候鳥便飛越秦嶺,千里迢迢來到嘉陵江南充段“做客”。紅嘴鷗、大白鷺、普通鸕鶿、白骨頂以及各種野鴨等20多種冬季遷徙水鳥,到第二年的三四月份,才陸續離去。

嘉陵江流經的南北走向,成為候鳥越冬的絕佳遷徙路線。嘉陵江水質優良,沿江梯級水電站使水流放緩,這些都給候鳥越冬帶來了便利條件,也成就了嘉陵江南充段候鳥翩飛的壯美景象。只要天氣放晴,在明亮的陽光下,它們就會羣集起來,在碧藍的江水上淺翔、追逐、嬉戲,為冬天的果城帶來一抹亮色,也給這個城市帶來勃勃生機。

秋雨落在花木上、水草中,我看到了生命的跳動,也彷彿看見一個清秀的女子,撐着油紙傘,緩緩朝我走來,重拾了我們想要的鄉情、鄉戀……那一瞬間,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畫面,才是金秋北湖最美麗的時刻。